我安慰了范晓几句,我必须保持情绪稳定。当然,在解剖之前,范晓跟着我,向刘戈的尸体鞠躬。我脱光了刘戈的衣服,从上到下仔细看了看,首先得出了死亡时间的结论,也就是今天早上四五点。我对小护士有点陌生,说她当时很聪明,也许能救刘戈,但是现在说这个有点晚了。据蒋说,我对的下体做了详细的观察。范晓不明白,问我为什么对...

时间:2020-11-24  |  阅读:351 ℃
关于我们
佳怡文章网分享小学作文,初中作文,满分作文,美文故事,童话故事大全等
扫码关注
Copyright ©2012-2020 Powered by 佳怡文章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