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两条美腿扛在肩上抖动,客厅里旖旎

 2020-11-22 03:29:47  阅读   作者 佳怡文章网

摘要:

罗仁笑了。“你不说?我有很多方法让你开口。或者,你不需要说我有更多的手段让你像一个该死的人一样死去。”240|第章回到客栈,牧代总觉得有些不安,两人不知何去何从。她发消息问,她回答“忙着玩。”。真是的,一到古城,每个人都像是鹰的儿子,但木代也不担心,似乎凶珍,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她带着岳小凤去客栈的酒吧玩,拿着这本旅游画册教他看图,无意间翻到第一页。其实是写

  罗仁笑了。

  “你不说?我有很多方法让你开口。或者,你不需要说我有更多的手段让你像一个该死的人一样死去。”

  240|第章

  回到客栈,牧代总觉得有些不安,两人不知何去何从。她发消息问,她回答“忙着玩。”。

将两条美腿扛在肩上抖动,客厅里旖旎

  真是的,一到古城,每个人都像是鹰的儿子,但木代也不担心,似乎凶珍,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
  她带着岳小凤去客栈的酒吧玩,拿着这本旅游画册教他看图,无意间翻到第一页。其实是写给谷关的一封信,还配了一张古画。出关的是老子,白胡子,仙风道骨。他画图怕老子寂寞,加了一个红唇白牙的小神仙小子牵牛。

  太熟悉了,木代眼睛里转酸,指着岳晓峰:“你看,这是汉沽关,我姑姑也去过。”

  岳小凤舔舔桌面,踮着脚,下巴高高扬起:“妈妈,妈妈。”

  木代奇怪了半天,他意识到自己在墙上挂着照片。

  她抱着岳小凤去看。照片拍摄于藏北。它是纯白的,有远处的雪峰和近处的雪。停好SUV后,两条深深的车辙蔓延到了极远而浅的地方。

  车前站着两个人,一个穿着红色袈裟的中年男子,应该是上师,另一个是长发女子,温柔淡定,眼神里没有震惊和不安。

  木岱道:“这是你母亲。”

  她把岳小凤抱得高高的,岳小凤兴高采烈,张开小臂,仿佛要拥抱她,最后贴在墙上。她在她妈妈站在相框里的地方啪地吻了一下,留下了一个湿湿的小唇印。

  木代几乎嫉妒了,这小家伙说妈妈不要他了,转头看妈妈的照片,可是高兴拉也拉不动,哪一天,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小家伙,如此依恋她。

将两条美腿扛在肩上抖动,客厅里旖旎

  吃饭的时候,几个人还没回来。穆代和猫哥一起吃饭。她给了岳小凤一个小围兜,小心翼翼地喂了他一勺。毛伟称赞她:“以后一定是个好妈妈,好贴心。”

  岳小凤纠正毛骚:“这是阿姨,口袋阿姨,不是妈妈。”

  猫哥一直在关注木黛,问她:“听神棍,你功夫很厉害,是正宗的武脉吗?”

  木代说:“我师父功夫好。她叫梅花九娘,早年很有名气。”

  这时,她无法停止后悔。她请万帮忙打听师父的生平事迹。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确切的消息。有一次,她急着对万说:“你怎么查不出来?我师父应该很有名的。”

  当年,梅花九娘也应该是个扶世的女人。可能所有的故事都是编出来在民间唱的。

  万对说:“哎呀,小姑娘,你知道当年是什么情况吗?乱世英雄出现,到处都是人。书上记载的多少人最后没有倒下。”

  画外音是,别说你师父,从来不是学者写的。

  猫哥又问:“你强大还是罗仁强大?”

  木代道:“罗小道。”

将两条美腿扛在肩上抖动,客厅里旖旎

  毛兄道:“我看未必。神棍说罗仁是训练雇佣军的,但是你辛苦了十几年,还有名师拨呢——我告诉你,我一直觉得中国武术能把外国学校都打死。”

  穆戴孝:“这是什么样的?”

  猫哥被她嘲笑,但她无话可说。

  吃完就收到两条消息,一条是神棍发的,说明天是好日子,要结婚,旅游,理发,定床,最好明天结婚。

  木代无所谓,罗仁说,这次只是一个愿望,并不是什么大日子。不管是什么,都是美好的一天。大家开心就好。

  另一封是郑明山发来的,说收到了暗黑三的通知,必须在明晚之前到达。

  这引起了木代很久的矛盾:我怎么跟大哥解释这只是作秀?毕竟以后婚礼由红姨主持,大师兄一定要在场——大师兄会不会告诉她,她要为婚礼彩排,什么,为了多收红包?

  吃完饭,岳小凤开始打哈欠。精神了一天,小家伙终于累了。毛伟想带他回房间。不是他干的。他挽着木代的胳膊说:“人要和姑姑们在一起。”

  毛骚曰:“不可如此。你是男的,你姑姑是女的。你们不能一起去。”

  岳小凤坐在小板凳上,一句话也没说。过了一会儿,他拖着小板凳走到厨房角落,靠着墙坐着。

  猫哥很高兴:“小毛还会生闷气。”

  木代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一次见面后,她偷偷过去,果然,岳小凤在空墙上擦掉了眼泪。

  哄他,他就更难过了,这一次,连木代都不要了,只要爸爸妈妈。

  从未离开父母的孩子都是这样的。不管他们白天和你一起玩有多开心,到了晚上,他们都很孤独,彼此很亲近。

  越哄越忙乱,最后,猫哥拨通了岳峰的电话。

  木代在旁边看着岳晓峰拿着手机,抽着鼻子,断断续续地说着话。

  爸爸,你什么时候回来?

  -爸爸,你不想我吗?

  -我今天差点被坏人卖了。

  然后,说话的人好像换成了纪唐唐,岳小凤跟他妈说话的语气明显高了一些。

  -妈妈!

  -妈妈,你想我吗?

  -妈妈,我想和口袋阿姨睡觉,但毛毛阿姨不让。

  聊了一会儿,突然抬头对毛骚说:“妈妈说好!”

  毛骚挠了挠鼻子:“羞不羞,兜里的大妈不想和你睡。”

  木代急忙说:“没事,没事,没事。”

  毛嫂接过电话,和季棠谈了谈,最后把电话递给了木代。

  跟我说话?木代不知道该说什么,反而会产生不安。

  听到纪感谢她,她说:“小家伙很不好意思。睡觉前让他尿尿。他晚上不会熬夜,睡得很沉。他安静到天亮,不努力。”

  “我睡着的时候有点麻烦。估计我还是会想我妈的,毛帮你嫁给他。”

  木代一直在回答,忘了我说的话,挂掉电话,突然觉得,跟岳小凤的妈妈说话,心里很舒服。

  ***

  穆岱带着岳小凤去了冯唐居住。他此刻不困。他坐在床上玩他的玩具,比如一顶老虎帽,一个小球和一辆小火车。有些是毛娃小时候玩的。毛骚在家里真的是个实惠的人。

  这就是神棍口中非常“有福”的房间吗?祝福在哪里?

  她好奇地环顾四周。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房间。如果有区别的话,那就是这个房间在楼下,不像一般客人的房间,都在楼上。

  罗仁回来得很晚。他先来看木代。木代问他:“那个老人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看着罗仁的脸,她知道她之前的担心绝不是幻想,突然她很恼火。她不知道戈尔做了什么。她的视力和反应还不错。那时,如果戈尔有大动作,她会踢他。

  罗仁笑着说:“没什么。”

  他还说:“过道里难免会有几个坏人,不能怪你。”

  “解决问题很麻烦吗?”

  “还不错,我教训了他一顿,大半年了,追了他的人,收拾了他的乱窝。这些事都是我干的。”

  岳小凤坐在床上,拍了拍被子:“不要玩刀叔!”

  罗仁笑了,但还是径直走到床边,坐下来问道:“你喜欢刀叔吗?”

  “我不喜欢。”

  答案是绝对的。

  罗仁说:“好吧,但是我喜欢你,我该怎么办?”

  大概是因为之前小家伙跟葛二一战的缘故,岳小峰突然明白了,这不是那个声名狼藉的小家伙,是他不得不保护的——看在眼里,突然不同了。

版权声明:"将两条美腿扛在肩上抖动,客厅里旖旎"由 “佳怡文章网” 原创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;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mcrqgs.com/shige/44897.html

关于我们
佳怡文章网分享小学作文,初中作文,满分作文,美文故事,童话故事大全等
扫码关注
Copyright ©2012-2020 Powered by 佳怡文章网